安埠门户网站>娱乐>“地震男孩”曾立志当跳伞兵,如今已走上阅兵场

“地震男孩”曾立志当跳伞兵,如今已走上阅兵场

作者:匿名 | 2019-11-29 11:38:17  | 阅读量:2931
结果因为会议上展示的ppt图文排版九十年代风、色彩搭配不堪入目,一名职场老人,就这样被劝退了。因为在现代职场,做好ppt已经成为对员工的基本要求了。冯注龙,24岁就用6个ppt,就赚到了人生第一个10

你还记得那个在汶川地震中高举“我是一名空降士兵”旗帜的12岁男孩吗?现在他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跳伞运动员,并踏上了阅兵场。

在即将到来的70年国庆阅兵中,空军的阅兵将会有特色,包括被称为“地震男孩”的程强

“我长大后会成为你”的真实版本!

空军小队读者练习站立姿势照片来源:杨光军方

我长大后会成为你。

在黄继光死前主要由他的军队组建的空军徒步旅行队中,有一个男孩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每次他以军事姿势站着,他都会向教练申请,并在腿上绑一个背包来矫正他的腿部形状。

站在第14排的阅读小组成员程强有一条“o”型腿,站着时膝盖不紧。在游行选择的一个月前,他开始矫正双腿,晚上把背包绳绑在膝盖上。自从阅兵开始,背包带就伴随着他的训练和生活。

“那时我不适应,经常从腿痛和麻木中醒来。但现在我的腿可以匹配了,我自己也习惯了。”

黄继光班长程强在阅兵训练场照片来源:杨光军区

程强努力工作,接受了广场队的许多“训练领军者”,但许多人从这次游行中并不认识他。

蔻驰何文祥更正程强队列动作图片来源:杨光军方

2008年汶川地震瞬间震动了大地和群山,留下了到处都是毁灭的痕迹!携带“黄继光英雄连队”红旗的空降部队抵达灾区,帮助灾区人民重建家园,恢复生产。

救灾结束时,当时正在读小学的程强打着“等我长大了,我会成为一名空降士兵”的旗号发誓,因此被网友们称为“地震男孩”。

程强仍然清楚地记得空降部队是如何来到他的家乡提供救灾的。

“他们头盔上有‘空降’这个词。他们争分夺秒地拯救生命,帮助我们搭起帐篷,重建家园。我们也把他们视为救助者。当部队完成任务并准备返回大楼时,我们都非常不愿意放弃。老百姓也拿着最好的东西,鸡蛋和水果,向他们告别。那时,我12岁,还在上小学。老师问我们想对解放军说什么。我们可以写下来。因此,我举起了旗帜,“等我长大了,我将成为一名空降士兵。"

12岁的程强高举“成长为一名空降士兵”的旗帜。资料来源:杨光军方

也是从那时起,程强成为一名空降士兵的理想深深印在他的心中。

2013年,程强报名参军,来到黄继光死前所在的军队,成为他梦想中的空降士兵。从参加第一批新兵跳伞训练到重大演习中的摔跤训练,程强已经走在前列4年,并迅速发展成为空降尖兵。

资料来源:杨光军方

2017年10月,程强通过选举成功接任“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这一次,作为英雄精神的继承者,他走上阅兵场,为自己设定了最高标准。

“我们黄继光班有一句口号,叫做‘第一才是合格,优秀才是标准’。什么很难?是追求完美,追求完美。阅兵训练也是如此。我想让每一个动作都成为最标准的。”

资料来源:杨光军方

然而,阅兵训练不同于其他军事训练。在训练的早期,程强遇到了不小的挑战。

军事姿态存在腿部收不拢的旧问题,以及一系列新问题,如窄肩带容易滑落、脚趾被踢等。程强说他当时犹豫了。

“我每天都坐在荣誉室门口,想着黄继光新时期的英雄精神‘忠诚、勇敢、善于战斗、奉献、奉献’。尤其是‘熊’,我想作为黄继光的班长,如果我倒下了,其他士兵怎么能坚持?我有责任好好照顾我的头,所以我会坚持一点,在大约半个月内慢慢调整我的身体。”

训练中的困难似乎一个接一个地摆在我们面前。程江嘱咐自己。

“我踮起脚尖,我会按脚趾。枪带很容易滑下来,所以我把枪带放在肩骨上,用力拉下来。肩膀被向上推,使骨头在这里生长,这起到了限制作用。”

程强在训练任务中的照片:杨光军方

无数的努力导致了凤凰般的增长。现在,程强的“O”型腿已经基本上能够合拢,他的脚趾可以平行于地面,即使它们有40厘米高。左肩骨凸出1厘米,枪带再也没有从他肩上滑落。

程强说,这是阅兵的品牌,也是特殊的军徽,更是传承英雄精神的体现。

“训练下来了,我经常和你讨论,和平,还有多少漏洞能让我们堵住?几乎没有。然而,在阅兵的“战场”上,面对困难,我们拒绝让步,战斗到底。我认为这也是对黄继光精神的继承。有了这种信念和信念,我们将在前进的道路上拥有力量。”

资料来源:杨光军方

汶川地震中,15名伞兵在5000米高空跳伞

有多危险?

2008年汶川地震后,这位给小程强留下深刻印象的跳伞运动员在许多读者的记忆中是新鲜的。

当时,汶川、茂县等震中地区的通讯和交通中断,与外界失去联系。如何尽快进入灾区,了解灾情,人们寄希望于空军空降部队。

2008年5月14日12点30分,一支由15名空降部队先遣人员组成的特遣队奉命空降到海拔4999米的汶川地震震中,以探测灾情,并在面临危险时开通空中救援通道。

但是你知道第一批15名空降部队从5000米高空跳下有多危险吗?

事实上,从4999米跳下去就等于“自杀”。在没有气象数据、地面指挥和地面识别的“三无”条件下进行跳伞着陆,在世界军事航空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不知道山、河、湖、海还是悬崖在下面,他们知道危险很大,但是他们已经把自己的生死放在一边了。

临行前,他们喊道:“同志们,党和人民,是时候考验我们了!”灾难是命令。"

5月13日凌晨,时任空降部队研究所所长的李振波奉命指挥突击队跳伞进入地震灾区参与救援。

早上,他们飞往地震区。早些时候,空中航线被暴雨和厚厚的云层堵塞,直升机试图着陆六次都没有成功。

降落伞高度以下有雨,这对空降人员来说是个大禁忌。2018年接受采访时,李振波仍然记得那天地震区的天空。当飞机下降到7000米时,飞行员发现“雨刷被冻住了,除了仪器什么也看不见”。

恶劣的天气条件

由于机身结冰,舱门无法打开,飞机在经过地震区后不得不返回成都机场。此时,地震发生近24小时后,灾区人民仍然无法与外界联系。

最后,总部决定让一个小组先用翼伞进行空降,调查并找出灾情和地面情况,然后引导大规模空降空投。

翼伞在飞行中比伞兵常用的圆形降落伞更灵活,抗风能力更强,但控制更复杂。空中训练有规定。翼伞训练只能在用圆形降落伞跳伞一定次数后开始。

14日清晨,李振波和其他14名精心挑选的伞兵连夜准备,然后焦急地等待天气好转。

茂县是一个多山的峡谷地形,可供跳伞的区域非常狭窄。该领土的大多数山峰海拔约4000米。他们必须在5000米以上的高空跳伞。

对于通常被训练跳数百米高的伞兵来说,这相当于“盲目跳跃”。“当时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不知道这有多危险。”空中导航小组的士官李玉山回忆道。

14日早上,天气好转,一架载有伞兵的运输机飞到了震中。

11时47分,李振波飞越茂县,第一个跳出机舱,云层中出现一道狭窄的缝隙。“4999米比平时训练高几倍,我们都准备好牺牲了。”李振波说。这也是他近4年来第一次跳伞。

然后,余亚斌、任涛、李玉山、向海波、雷志胜、赵思芳、刘志宝、赵海东、郭龙帅、李雅君、刘文慧、王乐妍、王俊伟、尹元...15名战士分两批跳入浩瀚的云海。

最后跳出来的袁茵将永远记得那一刻:寒冷渗入骨髓,缺氧让人头晕,周围高耸的雪山“让你跳进井里”。

在将近一刻钟的跳伞过程中,他们逐渐看到陡峭的悬崖、湍急的岷江、茂密的丛林、纵横高压线和受损的房屋。

他们都知道,“任何无法躲避他们的人都可能丧命”。但是他们更清楚,只有通过这些障碍,生活的希望才能带给绝望的人们。

跳伞后,由于开伞器的工作环境低于海平面3500米,许多人在自由落体中跌落1000米以上。李振波和王俊伟也遇到了主伞打不开、备用伞可以用来降落的危险。

着陆时,由于地形复杂,袁茵掉进了樱桃林,伞挂在树上。李振波撞到了一棵树,他的大腿被树枝刺穿了。雷志胜的右腿撞到一块石头上,肿得一瘸一拐的...

15个人终于成功跳伞。地震后46小时,14日12点25分,他们作为第一支救援力量跳进了茂县这个“孤岛”。

着陆后,他们立即就战友的生死向总部发出信息:由于地面条件复杂,不利于大规模空降,其余人员使用圆伞,抗风能力较差。因此,建议取消随后的空中作业。这意味着他们将独立承担地震灾害侦察和空中救援的任务。

在空中震中后的7天7夜,他们攀登了海拔3000多米的4座山峰,徒步220公里,考察了7个乡镇和55个村庄的灾情,报告了30多批重大灾害,为后续救援提供了宝贵的科学依据。

他们还在茂县和汶川沿途开辟了六个着陆点,引导了20多个航班。其中,汶川开通的第一个着陆点向震中地区运送了大量救援物资。茂县木托村设立的空投点和空投点解决了附近10万人和伤病员的困境。

这张照片展示了10年前从地震灾区返回后,机场15名空降士兵的合影。从左到右,从后到前,依次是刘文慧、李玉山、王乐妍、赵海东、刘志宝、雷志胜、袁茵、赵思芳、王俊伟、任涛、李振波、余亚斌、郭龙帅、李雅军和向海波。

他们的出现给地震灾区的人们带来了希望,为程强这样的孩子树立了榜样,播下了理想的种子。

编辑:胡雨萌

《中国日报》(编号:中国日报WX)综合了中央广播电视台、中国之音、中央广播网和新浪军方的报道

湖北11选5 pk10开奖 秒速赛车下注